她说:毒瘾一上来 我就什么都控制不住了

2017-04-18 10:16 凤凰卫视
  • T大

核心提示:彷徨、悔恨、期待,原本有着各不相同的人生轨迹却因一闪念拐向同一个歧途,如今为着同一个目的会聚在此——戒毒。

凤凰卫视417日《凤凰大视野》,以下为文字实录:

男:报告。

朱郑:进来吧。

戒毒所引入沙盘治疗帮助戒毒 通过沙盘找到吸毒根源

解说:北京市大兴区的北京天堂河强制隔离戒毒所,一名强制戒毒人员正在接受沙盘心理治疗。

男:这两个小人代表是我的家人。

朱郑:都是谁呢?

男:父亲和母亲。我感受就是太向往外面生活了。

朱郑:太向往外面的生活了。

男:对,在这里待的时间一年多了吧。

解说:眼前呈现的沙盘投射了他的内心世界。

朱郑(北京市天堂河戒毒所心理咨询师):他把他的朋友和家庭摆得很近,那么也说明他朋友和家庭的界限分得不是很清楚,这个可能对吸毒人员来说并不是一个很好的事情,所以对下一步我们矫治工作要去探讨一下朋友圈和家庭的问题。

解说:彷徨、悔恨、期待,原本有着各不相同的人生轨迹却因一闪念拐向同一个歧途,如今为着同一个目的会聚在此,戒毒。

姜楠:刚刚那一幕发生在北京南六环外的北京天堂河强制隔离戒毒所,无论是对于戒毒所还是吸毒者,如何戒除毒瘾一直以来都是个难题。在戒毒初期主要是身体脱毒,而后期则是抵抗心瘾,因此近些年很多戒毒所都纷纷引入了心理治疗方式来帮助戒毒人员戒毒,沙盘治疗就是其中之一,强戒人员即强制隔离戒毒人员通过摆放沙盘模型,将自己的内心世界投射到沙盘上,一方面释放了内心的压力,另一方面戒毒所也可以根据沙盘找到导致他们吸毒的根源所在,以开展接下来的一系列戒治项目,我们也将用沙盘这一方式为您呈现他们的故事,究竟他们是如何掉进毒品的陷阱的呢?

解说:每个人的生活都是一辆行使中的汽车,都有着各自的方向,走着各自不同的道路,或平坦或颠簸,有时却因一闪念便会拐向了歧途。早晨5点半,位于北京六环外的天堂河强制隔离戒毒所响起了起床的铃声。

男:二班集合完毕准备出班。

李长锁(北京市天堂河戒毒所政委)):我们所承担的任务主要是对公安机关决定的强制隔离戒毒人员进行强制隔离戒毒矫治工作,一般的情况下这部分人员都是公安机关决定之后在公安部门待了三个月了,三个月属于脱毒期,然后送到我们这儿来,执行剩余的强制隔离戒毒期。

男:正步,走。

陆航因妻子怀孕感到空前自由 酒后受朋友诱惑染毒品

解说:六点半,早操时间,在各戒毒大队民警的带领下,强制隔离戒毒人员开始了新一天的戒毒康复训练。

陆航(化名  北京市天堂河戒毒所):尤其是我刚来的时候,还正好是冬天,12月份,倍儿冷,不爱起,不起不行,那是必须的,但是就是一出来之后冻的都不行,从来没起那么早,刮着北风呼呼的,就上楼底下就去训练去。当时觉得自己根本坚持不下去,因为本来就是抽这个东西的人,一个就是怕冷怕热什么的,还有就是耐力上、体力上跟不上,就是怕这些东西。

解说:这严格而规律的生活让正在这里戒毒的陆航似乎回到了从前。陆航是一名80后,从小就在父母的严格管教下长大,自己的每一步都被规定好。

陆航:然后等于从小我就有一种那种逆反心理,那时候我就说我长大了你们瞅着我肯定我就是不会受你们管束,我就自个儿我想干嘛干嘛了。

解说:毕业后他被分配到国有企业工作,这份有着优厚待遇的工作也让他过上了令周围人都羡慕的生活,然而尽管已经成年,家人的管教却并未因此松懈。

陆航:就是我挣的钱我的工资卡我从来都不是我拿着,都是我们家人拿着,就是结了婚,等于我妈不看着我了,改我媳妇儿看着了,老是天天这么朝九晚五的日子,然后每天见相同的人,就特闭塞那地方,就是老是做同样重复的那么一个工作,我就觉得不符合我这个个性,我觉得我就想在外面跑。

解说:2008年在结婚的第三年陆航的妻子怀孕,全家才将注意力转移到了孕妇身上,对他的监管也松懈了下来,他感受到了从未有过的自由,就这样他开始了两天一小聚,三天一大聚的酒肉生活,几乎每天都醉醺醺的回家,直到有一天醉酒后,朋友掏出了所谓的“醒酒神器”。

陆航:他说那个这个叫冰,他说是解酒挺好的,说哥你这喝多了,你应该玩点这个,等于我就是一个是喝多了,再一个出于好奇,我当时什么都没想,我说那我也试试吧,我也玩玩。

刘美娜苦于无灵感编排健身操动作 同事向其透露一秘密

解说:清晨六点半,距天堂河戒毒所几公里外的北京新河强制隔离戒毒所,每天的晨练开始了,这个戒毒所针对的是女性强戒人员,是为了方便男女分开管理,而从天堂河戒毒所独立出来的。除了列队训练以外,这里还增加了一项新的运动健身操,编排健身操动作的是强戒人员刘美娜,她曾是一名健身教练。2005年刘美娜迎来了从事健身教练的第五个年头,这是她梦寐以求的职业,不同于普通肌肉教练,作为一名有氧健身操教练除了需要良好的体能,还要有创造力来编排动作。

刘美娜:咱们这一套动作当大家都学会了的时候,就不会再有兴趣了,就要再重新一套新的动作,大家才会再提起兴趣,所以这个编排的事也是得动脑子,真的不是说我们随便就是把那个动作随便用来拼凑。

解说:为编出时尚的舞步,刘美娜常常要绞尽脑汁的在纸上脑海中描述每一个可能的动作,也常常因找不到灵感而痛苦。

刘美娜(化名  北京市新河戒毒所):编不出来说实话啊,当时在没有吸毒之前就先搁着先不做了,自己去干点别的,换换脑子,或者是看一些资料什么的,也许会看一些国外的一些教学盘,从人家那上面去找一些找找感觉。

解说:她怎么也没想到在参观了同事的一次健美操课后,她的人生轨迹从此彻底改变,帅气的动作,流畅的衔接,每个环节都充满着时尚感,这深深的吸引着每一个上课的会员。

刘美娜:就感觉他整个人是放光的,您明白吗?他永远有使不完的劲,而且永远激情四射,为什么同样都是学都是一样的套路,一样的步伐,为什么人家能编得出来,而我们连想都想不到,这个就是那个时候在我脑子里就是一个问号。

解说:在刘美娜一再的追问下,同事终于透露出了他灵感来源的秘密。

刘美娜:他说其实给我灵感的就是这个,我说这是什么,他说这叫冰毒。

解说:这是刘美娜第一次见到毒品,冰毒的样子远比她想像的普通得多。

刘美娜:晶体,像冰糖,但是没有冰糖那么规整,第一次接触那个确实是觉得有点不可思议。

李娜:身体放松,心情放松,当你这种状态的情况下呢树叶就会开始长叶子。

男:好的。

李娜:然后呢,如果开始长叶子的时候你就知道这个方法是对的,你就继续坚持。

解说:天堂河戒毒所的心理治疗室一名强戒人员正在进行控制情绪的训练。

李娜(北京市天堂河戒毒所心里咨询中心主任):把呼吸放慢,呼吸越深越好,如果觉得外界有干扰的话你可以闭上眼睛,继续深呼吸就可以。咱们在紧张的时候,手指尖会发凉的,然后在有压力的时候,心跳会加速,面色苍白气喘吁吁等等这些现象,那实质上的话这就是一种心理现象的生理化的一种表现。

解说:对大多数吸毒者来说内心平静的状态从接触毒品的那一刻就再也没有了。将毒品放在锡纸上,点上火炙烤,一缕缕青烟升起,这第一口改变了很多人的命运。

刘美娜:呼吸都比现在呼吸要通畅,就能感觉到毛孔打开,毛孔打开然后就是会不停地流汗。

解说:刘美娜在编健美操时所需要的灵感似乎在这一刻也开始迸发出来。

刘美娜:思维的活跃我感受到了,它能让我把遗忘的东西全部找回来,把你过去所学,跟你现在所用,给你架个桥,全让你通了。

解说:在呼朋引伴中,陆航吸食了第一口,这是一种从未有过的体验,有些兴奋,也有些害怕。

陆航:脑袋发麻,然后浑身就是发飘,尤其是胡言乱语的一直在说,说说说,不停地说,不停地说,就跟我的朋友,身边的朋友。

解说:回到家后,吸毒后的兴奋仍旧持续,这也让妻子感到奇怪。

陆航:就跟我媳妇儿聊,聊聊聊一宿,我媳妇儿还问我说呢,说你今儿怎么了,有点反常,怎么这么能说,就是胡言乱语,就是从小时候的事儿都能说出来,就是从小时候还没上幼儿园那时候的事我都能想起来了。

   《凤凰大视野》凤凰卫视中文台播出【节目专区】

主持人:姜楠

首播时间:周一至周五 20:00-20:30

重播时间:周二至周六 09: 00-09: 35

          周一至周五 16:15 – 16:50

想看更多金牌时评、热点解读、主播风采、幕后猛料?嘘!悄悄加入凤凰私享会(IDphtvifeng),让小凤君带您走一走凤凰卫视的小后门。 

 

王珊接连遭受多重打击 在毒品的麻醉下浑噩度日

解说:对还在读大学的王珊来说,吸毒的时候时间过得飞快,而忘记痛苦更是她所需要的。

王珊(化名  北京市新河戒毒所):一会儿我觉得天就黑了,一会儿我觉得天就亮了,过得特别快特恍惚过得,我有一阵我觉得睡觉是浪费你知道吧,我不想浪费时间去睡觉,我想干点别的,其实干的都是无谓的事,然后我就是不想睡。

解说:曾经做过兼职平面模特的王珊原本面容姣好,家境优越,在一次恋爱中因争吵遭到男友报复,脸部大部分烧伤毁容,这成了她人生道路上的第一件重大打击。

王珊:当时有一段时间我是谁都不想见,谁也不愿意见,然后自己不知道怎么面对自己,根本就是真的是连镜子都不敢照,后来那时候我就跟我奶奶说,我说我也不想上学了,我说我什么也不想干了,我说我就凑合活着吧。

解说:当内心的伤口逐渐被时间抹平时,新的打击再次来临。

王珊:我父亲病了,我奶奶给我打电话,说他是癌症,我当时真的又晕了,我觉得我刚爬起来,重新说再好好上学的时候,然后我爸又那样了,然后一想我就觉得太不公平了,我是真的觉得特别地不公平。

解说:恶运并没有就此停止,毕业后她和朋友合开的公司因经济问题被查,她被判刑一年半,在服刑期间被告知母亲病逝。

王珊:日子我也不想好好过了,更是觉得我觉得无所谓了,我就觉得该经历的我也都经历了,给我留下人生最大的遗憾就是我也没见着我妈最后一面。

解说:毁容,牢狱之灾,父母相继离世,这轮番打击让她失去了生活的动力,为了消愁,王珊在毒品的麻醉下,开始浑浑噩噩的度过每一天。

王珊:然后我也不想去挣钱,我也不想去上班,我觉得就是,反正父母留给我的钱也够花了,也够用了,我也不需要再去挣钱了,就是每天就是买来东西就是玩,谁到我们家去找我想玩就玩,在我们家玩完就走。

解说:对她来说,毒品最大的好处是可以放下心里包袱,她不再担心别人的眼光,心里的距离也不再是沟通的障碍。

王珊:我就需要这种释放吧,刚开始肯定还有陌生感,或者说还挺拘束的,然后一旦玩两口的话,一聊天就觉得好像他是我好多年的好朋友,然后就可以把什么话都跟他说,我同学就我跟说玩的时候,他说你真挺没心没肺的,他说人家问你一个问题,你能把你们家的密码都告诉他。

解说:在最初吸食毒品的那段时间,健身教练刘美娜精力旺盛,泉思如涌,每每新编出来的舞蹈就很快受到会员追捧。

刘美娜:就是我在哪里他们就在哪里,这个是我认为曾经的成功,他们会跟着我走,哪怕家稍微远点人家不怕,人也有车也不在乎,也不在乎这点路。

解说:从最初一个月零星几次,到每天一次,最后吸食量增加到了一天几次。

刘美娜:起床了,睁开眼了,恨不得吃完早点刚放下碗就拿起它,然后完事空一会儿,空一会儿想一想该写东西写完了,该编的东西编完了,又拿起来了,其实需要吗,当时需要吗?身体,一点也不需要,就是可能心瘾吧,那就是可能所谓的就是心瘾了。

解说:随着毒瘾越来越大,王珊的眼前开始出现幻觉。

王珊:然后闭上眼睛我就是经常就是左边眼睛一部动画片,右边眼睛一部动画片,然后我跟他们说,他们说我神经病。

吸毒者吸毒后产生幻觉 遇警察查房称自己是壁虎

解说:产生幻觉几乎是每个吸食冰毒者都有过的体验,来自四川的李冠楠也见识到了毒品的威力。

李冠楠(化名  北京市天康戒毒康复所):就拿我身边一个朋友哥们来说吧,他们一块吸食K粉,在包厢里面吸了一半,警察来查房了,他一贴墙上了,他说我是壁虎,他们看不见我知道吧,警察过去把他铐走,他在纳闷说我是壁虎,你怎么能铐走我,这么夸张。原来还有一个女的,我记得我们老一块玩,玩完之后她就蹲地上捡卫生纸,捡烟头往兜里装,第二天清醒了就说哎呀,又岔道了,她说又把卫生纸当做是美金,烟头当做是金条,知道吧,就是这种状态,现在回想起来觉得很可笑,可能换正常的人眼里我们就是一帮神经病。

解说:吸毒产生的幻觉让人分不清真实和虚幻,这往往会给吸毒者带来生命危险,李冠楠就曾因幻觉险些丧命。

李冠楠:就开着车,就在我们那环城高速上,看见机器人了,撞路边了,我为了躲避机器人吧,怎么说呢,我现在经常想着当时发生事情的那一幕,现在想着到现在还分不清当时是虚幻还是,知道是幻觉,但来的特别真实,就人都已经是属于精神分裂状态了,当然应该是属于。

刘美娜吸毒后生物钟完全混乱 体能无法承受高强度工作

女:然后你们结合自己的特长,然后自己的需求,还有自己的意愿,然后制作简历。

解说:在新河戒毒所的一间教室里,即将出所的强戒人员在民警的组织下正在开展一场模拟面试。

女:我是在新河强制隔离戒毒所学的化妆师。

女:嗯,有这个毒科,心里挺不舒服的。

解说:在大家踊跃发言的时候,只有一个人低着头一言不发,心事重重,她就是曾做过健美教练的刘美娜。在吸毒成瘾的那些日子,吸毒后的亢奋导致她的生物钟完全混乱了。

刘美娜:三天三天睡不着觉,这可不是很少睡觉,是三天一分钟睡不着觉,您都不知道那时候,那是一种什么体会,然后过后这三天不睡又睡三天。

解说:睡眠混乱进一步加剧的同时饮食也变得极不规律,她的饭量急剧减少。

刘美娜:就是胃部在收缩,想喝口汤都觉得吞咽是一件很费劲的事,这个我到现在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反正就是进食费劲。

解说:最要命的负面影响终于来临,早期灵感的涌现开始慢慢退去,记忆力的衰退取而代之。

刘美娜:忽然忽然上着上着课,哎,下一个动作是什么,卡,全忘了,这在健身教练里面在这个行业里面可是大忌讳对吗,你比如说就跟老师在台上讲课,我讲课我讲着讲着我下面我该讲什么了,忘了,整个冷场了这是不可以的,绝对不可以的。

解说:刘美娜感受到了肌肉在萎缩,加上饭量骤减,她的体能已经完全无法承受健身教练的高强度工作。

刘美娜:以前一整节课都是我在带,后来就是我带到一半我带不了了,我就让会员自己上来跳,因为我实在是跳不动了,呼吸都跟不上了,整个浑身肌肉不但没有力量,给我感觉人是酸软的,恨不得连骨头都已经开始发酸发软了。

解说:最终刘美娜不得不放弃健身教练的工作,两年的时间梦想被毒品彻底击碎。

刘美娜:我怕有一天在我在上面带课的时候,被人认出来,被人说她不是曾经吸过毒吗,到那个时候那是一个什么样的气氛,一个曾经吸毒成瘾者现在还大言不惭地帮助我们健身,反正我是过不了自己这关的。

陆航曾尝试自己戒毒 因无法脱离毒友圈而失败

解说:毒品就像病毒依附于人际圈,在人与人之间蔓延传播,任何人都有可能成为受害者。正午12点,天堂河戒毒所餐车运载着午餐抵达强戒人员宿舍。

男:这是五队的。

解说:这里的一日三餐实行标准化管理并且全部免费,平日里也几乎不需要用钱,生活规律而平静,对比曾经吸毒的生活恍如隔世。

陆航:因为那会儿花钱真的是太多了,从我们家里人骗,从亲戚朋友那有时候去借,然后再一个就是卖自个儿能卖的东西,然后到最后实在不行就办小额信贷,就去贷款。

解说:为了从家里拿到钱,陆航想尽了各种借口,编造了各种谎话。

陆航:什么金链子什么的那东西,我都偷偷摸摸给卖了,然后卖了之后我还跟家里人编瞎话说我丢了,然后就为了这个瞎话我还特意带着我们家人开着车大晚上地还在我说的丢的那条路上,还假招子似的还去找了一圈,我现在想想当时真是我都不知道我是怎么想的,就跟神经病似的就是。

解说:吸毒的这几年陆航身边的朋友已经被毒友取代,大部分都和他一样每天浑浑噩噩的生活。

陆航:白天你看一个一个都挺人模狗样的,特正常,但是一到晚上就跟吸血鬼似的,一帮人玩完这个之后眼睛直直的,漫无目的满世界窜,这个歌厅,那个什么KTV的,要么就是夜总会,要么就是迪厅,酒吧,满世界钻。

解说:多疑,害怕被举报,害怕警察,圈内每个人都生活在焦虑和恐惧中。

陆航:人一多了在一块玩,谁一咋呼,就特害怕,因为玩这个东西的人就爱一惊一乍的,尤其听到什么声音,或者什么警车的声儿,或者什么门响,都特别反常,就跟那个就不像人了,就跟动物似的,一惊一乍的,全都那样了。

解说:每个退出毒友圈的毒友,都会引起大家的骚动,除了一些是被抓的,还有一些是死掉的。

陆航:我知道就已经死了两个了因为玩这个,我跟着去火葬场烧了一个,就是从七楼跳下去直接摔死了,玩多了,等于出幻觉了,从楼上掉下去了。

解说:陆航也尝试过自己戒毒,由于脱离不了毒友圈,最终导致戒毒失败。

毒品已侵入大学校园 王珊在同学生日聚会中染毒

女:我先看看,我先看看整体的效果,反了吗,反了,哎,我觉得这样挺好的,我觉得这样挺好的。

解说:节日临近,新河戒毒所内女性强戒人员在民警的带领下,正在为几天后的环保服装秀做准备。

女:咱们一会穿出来看看这个效果,看有没有说那种过节那种喜庆的气氛,能不能展现咱们这种女性的这种美。到时一换上鞋,换上衣服,就更好看了。

解说:爱美是女性的天性,不少人正是因为爱美而沾染的毒品。

王珊:不是说都能减肥嘛,越瘦越好,越瘦越好,然后不吃不睡的,一下就能瘦五六斤、六七斤,特别明显。现在知道其实就是脱水,然后那个时候不懂。

解说:早年毒品还只是在混迹于夜场的高危人群中蔓延,而今大学校园等地也已经被毒品侵入了,王珊最初就是在大学同学的生日聚会中接触到的毒品。

王珊:好像跟我们溜冰的人都是一种又有钱又有品位有什么的,那时候真的溜冰就是这样的。

解说:在王珊的毒友圈里,已经上大学的她还算年龄大的,还有很多年龄更小的,大部分都家境优越,衣食无忧。

王珊:一千块钱一个,然后我们三四个女孩玩的话,一人掏几百块钱就买着玩,也不在乎这几千块钱,买了就放在家里玩呗。

解说:除此以外,也有一些家境一般的女孩她们专门蹭其他人毒品吸,俗称冰妹。

王珊:人家他们就是没有什么经济来源,然后家里也没有什么钱,都不是北京的,就靠跟别人玩东西去挣钱的,就是跟陪唱歌什么是一样的,就是陪着溜冰什么的,同班同学就是那个女孩她一直都玩,然后我们俩一直都联系,后来听她有一次说她好像也出事了,然后我们就没联系了。

姜楠:在我们的采访中,吸毒者的身份都各不相同,有大车司机,有国企的领导,有歌厅小姐,有古董商,有公务员,有包工头,还有黑社会分子,他们吸毒的原因也各不相同,有的人因为做生意赔了钱郁闷而吸毒,有的人经常应酬客户需要,所以自己也只能陪着吸,有的人觉得吸毒时尚,不吸两口觉得没面子,有人就是觉得无聊了便要来两口,有人觉得毒品离自己很远,其实并没有那么远。任何人都有可能成为毒品的受害者,妻离子散家破人亡的故事在戒毒所里比比皆是。

《凤凰大视野》凤凰卫视中文台播出【节目专区】

主持人:姜楠

首播时间:周一至周五 20:00-20:30

重播时间:周二至周六 09: 00-09: 35

          周一至周五 16:15 – 16:50

想看更多金牌时评、热点解读、主播风采、幕后猛料?嘘!悄悄加入凤凰私享会(IDphtvifeng),让小凤君带您走一走凤凰卫视的小后门。 

 

责任编辑人:顿雨婷 PV087
热点新闻
精彩推荐
释放进入手凤首页

手机凤凰网 i.ife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