朴槿惠难改“韩国病” 实为政治文化的牺牲品

2016-12-10 11:48 凤凰卫视
  • T大

核心提示:“韩国病”现象,从文化上来讲,其实是东亚文化的基本特点,人情社会。杜平认为,下一任的韩国总统,在他开始执政之前,推行政策之初就应该想清楚,为什么前几任总统都倒下来了,能不能避免这个问题?

凤凰卫视12月9日《新闻今日谈》,以下为文字实录:

林秀芹:杜先生您刚才提到的“韩国病”的现象,那到底为什么“韩国病”现象会在韩国的政坛这样深,原因在哪里?

杜平:因为挥之不去,从文化上来讲的话,它就是像东亚文化中的基本特点,人情社会嘛。人情社会比较讲究个人之间的友谊,个人之间的关系,企业跟政府之间的关系,就是抹不开面子。那么韩国在民主化之后,事实上政治是民主了,但是就是在法治上还没有做到,能够使得政商之间的关系比较干净。东亚国家是不是能够解决这个问题?当然可以解决。比如说像香港、新加坡、日本,它其实也都是在这方面做的不错的,在韩国这边虽然有共同点,但是也有特殊的地方。韩国目前存在的所谓的“韩国病”,就是跟工业化有关系,当时朴槿惠的父亲推动政府,所推动的工业化使得政府和企业之间的关系过于密切,过于密切以后导致什么样的结果呢?往往是政策和法律,往往在对人情关系或者人际关系上,比如说所谓的契约式的那种关系,在有些比较法治国家里面,企业之间,个人之间,虽然是讲友谊,但是在很多问题上还是保持一段距离,但是韩国是不可以的。

为什么?就是说政治在一个特定的文化里面,往往有时候它很难改变文化,政治往往会成为牺牲品。朴槿惠和她之前几任总统,在她上任之后,或者是在下野之后,自己没有办法改变这个,没有办法改变这样的政治文化的时候,往往就会使得自己成为一个牺牲品,朴槿惠就是这个牺牲品。

林秀芹:您刚刚提到朴槿惠成为了韩国文化“韩国病”这样的一个牺牲品。那我们了解到,其实像政治人物他们也需要所谓的政治现金,其实财团很有可能就是主要政治现金的来源,所以当这些候选人,或是要选举的一方拿到这些钱之后,等他当选之后,势必也要做出一些回馈,那到底怎么样来规避呢?

杜平:她现在做不到的就是这个,在人情关系和企业政府之间的关系的时候,她把握这个分寸把握不住。再加上朴槿惠她本来就受到她父亲的影响,跟她成长时期是一样的。所以韩国媒体刚才我讲到就是说她,朴槿惠的思维方式基本上还是在那个年轻成长的时代,她手上的表的指针好像指在70年代,70年代那种思维,一直影响着她自己跟企业,跟其他周边的人之间的关系。所以你看她身边的人,她身边的人跟大企业之间的关系,包括所谓的崔顺实这样的人,为什么利用她的这种影响力在其他方面能够得到更多的好处,其实也就是这个原因。所以朴槿惠本身,客观地来讲的话,她也不见得故意的犯这样的错误,但是就在这种政治文化里面,一个总统被这么多的问题所缠绕的话,我觉得她也有身不由己的地方。所以未来的韩国总统,如果跳不出这样一个政治文化的话,步入同样的覆辙,还是依然是可能的。

林秀芹:没错,你谈到了下一任的继任者,您认为有可能的人选是谁?因为我们讲到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可能是一个,名望比较好的一个人选,不过他赶得急明年的大选吗?

杜平:我觉得即便是赶得急的话,潘基文虽然他的威望比较高,因为当过外长,然后在联合国这几年,两任,在国际的声誉,国内的声誉都不错。但是声誉好是在什么地方?就是因为不只是他做的好,不只是因为他做的好,而是因为他跟韩国的政治距离很远,但如果说你真正的深入到韩国的政治,深入那么深的话,将来的问题也会很多。所以就是不管谁接任,目前还看不出来,潘基文在内政方面估计没什么经验,虽然威望很高,但是将来竞选的时候是不是真的他也愿意竞选,有这样的意愿也是很难讲。但是不管怎样,下一任的韩国总统,我觉得首先都要面临这个问题,就是他在开始执政,推行政策之初就应该搞清楚,前几任为什么倒下来了,出了什么问题能不能避免。

林秀芹:所以听起来朴槿惠被弹劾下台之后,韩国下一位会是谁来接班引发后续的关注。

《新闻今日谈》节目在凤凰卫视资讯台播出节目专区

首播时间:周一至周日18301900

重播时间:周一至周日223023:00  05:30 – 06:00

想看更多金牌时评、热点解读、主播风采、幕后猛料?嘘!悄悄加入凤凰私享会(IDphtvifeng),让小凤君带您走一走凤凰卫视的小后门。

责任编辑人:胡玥 PV082
热点新闻
精彩推荐
释放进入手凤首页

手机凤凰网 i.ifeng.com